邓峰:民间公益
2013-04-22 18:34:13
  • 0
  • 0
  • 9
  • 0

小时候我以为公益离自己很远,觉得公益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后来慢慢明白公益其实很普通,既不值得夸耀,也没什么独特之处,它是一种生活方式,很多人都曾参与过,只是没有意识到而已。

看到路边、公园、公共场所有垃圾,顺手捡起来,放进垃圾箱。某地某人出现不幸,拿出自己的私房钱捐出去。看见路边老人蹒跚前行,而自己刚好骑着单车,就顺带让老人坐上去。

这样的事情,相信每个人都曾做过,普通而又简单,而这就可以视作广义上的个人性质的公益。很多人都有一个误解,以为公益非要是有组织的。其实未必这样,只要你怀有一颗公共责任心,关心你所生活的那片土地,乃至愿意付诸行动,那么就说明你已经参与到公益里面去了。

公益分为很多种,有环境保护的、动物的、艾滋病的、同性恋的、捐助贫困地区的等常见种类的,也有乡村图书馆的、支教的、文化讲座的、科技启蒙的等文化层面的,还有帮助公民维权的、公民教育的等政治法律层面。第一类相对比较普遍,第二类这几年正在兴起,而第三类则很少,其原因不是没人愿意去做这类公益,而是因为不可抗拒的外力。

我认识一些公益人士,也看过一些公益人士的自述和反思,自己也亲身参与到公益组织里面。我发现民间公益存在不少问题,很多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没有那么美好,更没有那么神圣。有些人加入到公益组织里面去,不是因为自己热心公益,而是出于其它原因,要么可能是觉得人多好玩,来凑凑热闹,要么是为了出名,要么是为了简历上多几行字,要么是为了赶时髦。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这些人在做公益的时候,往往走过场,形式多于实质,难以产生对社会实在的效果。

顶着公益人士的光环,容易吸引旁人的目光,特别是对于不了解内情的人来说,更加觉得了不起,哪怕只是在公益组织里面混日子的。而且由于国内公益发展的相对不足,使得我们的公益活动,更加容易获得媒体(包括外媒)和一些有名知识分子的关注。

曾经我负责一家公益性质的杂志,每当向别人介绍这份刊物的时候,总是会告诉他这是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大学生所共同创办的,以期在这个冷峻的时代发出一些声音。刚开始这样说的时候,我觉得没什么不好意思,甚至还有几分道德理想上的优越感。可是,慢慢地,我发现其实我们没有资格这样说,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做这样事情的人已经不少,而且我们杂志表面看起来有那么多人,每周还有例会,实际上效率极低,对于他人的影响微乎其微,况且里面真正愿意做事的人少之又少。在这种情况下,要做的不是去怎么介绍这份杂志,乃至加上一些不相符的光环,而要踏实,做多少事说多少话。而且当初那些听我介绍杂志的人,大部分都表示佩服,既是因为这是公益,又是因为你是杂志一个负责人。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两个都算不上什么,只要你愿意投身到里面去,或者一个人单干,完全都有可能比我们几十个人所做的还好。事实上,这说明一点,有的时候人们看重的不是你所做的实际效果,而只是看你表面是否在哪个公益组织里面,在里面的时间有多长,担任什么职务。说句不好听的,有人在公益组织里面待上几年,除了人还在里面,基本上没做什么,完全一个打酱油的,这样算什么公益,几年还不如别人一个月。可是这样的人,倘若在简历上写上自己在公益组织做了几年,还参与那些事情(实际上都是别人做的,他只是在组织里面挂过名字),肯定会引来很多不知情人的敬佩。

我看过一篇叫做《公益路在何方》的文章,作者谭红波估计是个民间公益人士。文中谈到许多公益项目和最终落实情况存在很大落差,包括乡村图书馆、电脑教室、小额信贷、职业技能培训。比如,图书可能整齐的堆放在书架上,但借阅的人却很少,用手一摸,全是灰尘。小额信贷的受益妇女的经济和社会地位也没什么大的变化,参加过职业技能培训的学员,一样还在家务农,向贫困地区捐献的衣物未必就是他们想要的。与民间公益组织雨后春笋般产生相对应的是许多表面轰轰烈烈活动却无多少效果,正如作者所言:“有一些公益机构推出了很多新鲜的、时髦的理念,诸如公益创新,协作平台,社会创新……公益界热闹非凡地狂欢着:慈展会,善博会,各类论坛,各类评奖……而我们在有了一些身临其境地体验和感受之后发现,其实只是现代、华丽的文字概念而已,距离真正的行动还差得太远。”

与海外公益组织的专业性相对比的是我们的专业性明显不足。我所接触的公益组织,大部分都离不开简单的扶贫救弱,不是捐衣服,就是捐文具,很少听说技术含量高的组织,诸如心理咨询、老人养护、救援救灾等方面的。

公益,听起来很不错,但更要看实际效果,不管是个人的,还是团体的,都要建立在实实在在最终效果上。没有这个,一切都是白搭,有了这个,公益才会更有生命力。

有人说,中国不缺好人,缺的是好的制度。放在公益上,今天已经有不少人愿意参与进来,特别是年轻一代的大学生,他们更多接触现代文明,知道公益和义工在发达地区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只是现实中的种种原因,不仅没有让民间公益的激情完全发挥出来,而且还阻碍公益走向专业化。

在一个正常的国度,公益事业由于极其普遍而变得像呼吸空气那样平常,没有人会对另一个人成为义工而好奇,相反会对谁从未当过义工感到不可思议。公益组织遍布全国每一个地区,与人们生活融为一体,深得人们信任,影响和调节社会秩序。

(注:为雅安祈福!希望经此一难,在各方面的综合作用下,政府能够放宽民间公益的路,让民间组织更加专业化。)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